• 第三方登錄

    第三方登錄

    當前位置:首頁 > PPP資訊 > 最新資訊 > 正文

    李開孟:資本金制度改革的未來政策方向(上)

    PPP服務平臺 1205 2019年09月25日
    分享到:

    由中國投資協會主辦、上海城建投資發展有限公司承辦的“2019年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年會” 9月7日在上海隆重召開。本次年會的主題為“立足規范 創新踐約——共謀PPP高質量發展”。PPP服務平臺作為官方網站,對年會進行全程報道。本文為中國國際工程咨詢公司研究中心主任李開孟先生所做演講實錄的上半部分。下半部分請點擊李開孟:資本金制度改革的未來政策方向(下)

    感謝主辦方的邀請,讓我有機會在這里跟大家交流。按照會議的安排,我談一談對資本金制度改革的幾點看法,這個題目比較敏感,大家也比較關注。

    從國家目前的經濟發展狀況來說,經濟下滑的壓力還是有的。前幾天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專門部署如何推動“六個穩”,“六個穩”的核心是穩投資、穩預期,會議提出了要加大地方政府專項債的發行、促進有效投資、推動補短板等這些專門的部署。

    接下來央行又提出要降準。降準會釋放出九千億規模的長期資金。財政部昨天也發布消息,要加快推動地方專項債的發行和有效使用。

    中央政府的三大宏觀調控部門,央行、財政部都出手了,接下來就看發改委要怎么做。

    今年3月5日,李克強總理的政府工作報告就提出要創新融資方式,要降低資本金比例,要推動民營資本參與基礎設施建設等等。于是大家持續關注如何降低資本金比例,如何推動資本金制度改革,下一步資本金比例怎么降。

    我國資本金制度出臺于1996年。我1995年從當時的國家計委宏觀經濟研究院調到中咨公司,在中咨公司干的第一項工作就是接受當時國家計委投資司的委托研究資本金制度,1996年資本金制度就出臺了,接下來資本金比例經歷了三次調整。

    第一次是2004年,那時候經濟過熱,投資的增長率達到20%以上。為了抑制投資過熱,就提出了要提高資本金比例,那是第一次調整。

    第二次調整是在2009年,這次調整的比例有的高有的低,主要是注重通過資本金比例的調整,來促進投資結構的優化。

    最近一次是2015年,這時候情況就發生了變化,固定資產投資的增長率增長速度下降,如何促進投資而不是抑制過熱,這時候普遍是把資本金的比例降低,比如說交通項目的資本金比例從25%降到20%。

    2019年資本金制度怎么改革?交通項目資本金比例已經降到20%了,還要降到多少合適,這是大家關注的問題。接下來我們就要思考資本金制度改革未來的政策方向到底是什么。

    這里面我梳理了一下我認為應該關注10個關鍵詞。

    第一個關鍵詞是資本金制度實施的范圍。資本金制度的核心問題是項目合理的融資結構。我們認為,對于非經營性項目不應該實行資本金制度,也就是說資本金制度僅適用于經營性項目。經營性項目包括政府資本金注入項目,也包括政府投資補助和貸款貼息的那類經營項目,但不包括政府直接投資的公益性項目。如果政府出面制定資本金制度,對于經營性項目里面發產業類項目,政府就不應該再管。我們的投資體制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產業類的項目基本上是企業投資的項目,無論是核準制還是備案制的項目,都是市場化運作的,它的融資方案應由企業自己來決定。由此對于產業發展類的項目,政府也不應該通過資本金制度進行調節,這是資本金制度的適用范圍。

    第二個關鍵詞是PPP項目。PPP項目是否應該遵循資本金制度?我們認為應該遵循。首先PPP涉及的是基礎設施項目,它提供公共服務政府就應該管。而且PPP項目本身無論是經營性還是非經營性,是公益性還是準公益性,一旦采用PPP模式,一定要把它改造成經營性的項目。所以PPP項目必須實行資本金制度。

    第三個關鍵詞,政府設定資本金制度的改革,是不是一定是資本金比例調整的改革?這是兩個概念。政府通過設定資本金比例能否達到投資結構調控的目標?我們認為答案是否定的。政府不應該人為的設定最低資本金的比例,這樣的政策效果是非常有限的,有很多辦法突破。比如說最低資本金比例是30%,這個30%的資本金本身是可以靠融資來解決,而且是靠負債融資來解決。銀行貸款形成企業的自有資金進而作為項目資本金、地方政府的專項債也可以作為資本金、企業發行的企業債券可以作為資本金等等。無論是20%還是30%,通過一定的融資工具創新都可以做到符合項目的監管穿透。真正的資金屬性全部都是負債,規定10%、20%、30%只是看著好看,實際上效果非常有限。所以我們不應該再按照原來的思路進行資本金制度的改革了,這是第三個關鍵詞人為認定。

    第四個關鍵詞資本金穿透。資本金能不能穿透?我們關注的是基礎設施PPP項目,基礎設施項目涉及的投資規模大、項目周期長,運營可能是一百年、二百年的工程,跟產業類項目完全不一樣,產業發展類的項目可能20年市場就沒了,而基礎設施不一樣,它可以用很多年。

    所以基礎設施項目的融資跟產業發展類項目不一樣,比如說他強調結構化融資。結構化融資可能是資產負債表左側的資產融資,也可能是右邊的資本融資,這里的資金的屬性不可能分的一清二楚。

    我們必須要強調基礎設施融資的專業性、復雜性。強調各種融資工具的創新,就是說這個融資工具包含的債的性質可以從0%到100%,具有的股性也可能是0%到100%,你非要認定這筆錢是資本金還是負債,能算清楚嗎?

    我們國家已經進行了40年的改革了,對有些事情的管理不應該再簡單化了,要強調它的復雜性和專業性。

    第五個關鍵詞銀行審貸。如果政府不規定資本金最低比例,反對最激烈的一定是銀行,因為銀行希望他的貸款獲得保障。如果政府規定資本金比例,銀行再貸款風險就會變小。事實上不應該這樣的,我們的金融體制改革也改革那么多年了,銀行作為一個現代金融企業獨立審貸的職能必須強化。

    銀行作為市場競爭主體,必要的風險要承擔,不能再躺在政府保護的襁褓里面逐步變成巨大的嬰兒。我們進入WTO那么多年了,國際金融機構進入中國市場的壓力也很大,銀行應該逐步培養具備在國際市場競爭的能力,而不是再靠傳統方式害怕各種風險了。銀行要發揮獨立審貸、承擔風險的作用。

    同時由于銀行承擔了這些風險和責任,通過專業化的經營它也要獲得與風險對等的收益。金融業要深化改革,不是讓金融業、資本市場來挖空實體經濟,制造一波又一波的不良貸款,然后債轉股消化這些不良資產,不能再這樣循環往復了。

    發布人:PPP服務平臺
    收藏0 點贊0
    分享到:
    發布評論

    0/400

    熱度排行

    中國PPP服務平臺
    中國PPP服務平臺
    中國PPP服務平臺
    南粤风彩26选5中奖规则
  • 北京赛车6码如何倍投方案 交流群三分pk10精准在线计划 亚洲色,天堂网 广东11选5妙杀 压龙虎要倍压还是 山东11选5必中技巧 开元棋牌漏洞 二十一点必胜法原理 快三豹子最佳规律 大嘴棋牌游戏大厅官网 北京pk赛车直播开奖视频 北京赛车pk10微信信誉群 三肖六码3肖6码数字 同志电影a片 天天乐湖北棋牌 飞艇中奖诀窍